English | 中文

新聞資訊

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公司新聞

淺論中國鋼管業如何擁抱互聯網時代

時間2015-9-4 16:35:39    閱讀

“+互聯網”與“互聯網+”在概念上有所區別。傳統行業以既有的業務為基礎,利用互聯網技術和理念,提高為用戶服務的質量和效率,這是“+互聯網”;而互聯網技術和理念與傳統行業深度融合,改造傳統行業舊有的生產模式,實現經濟增長方式的轉型升級,這是“互聯網+”。國內企業一般從“+互聯網”起步,走向“互聯網+”。

    我國鋼管行業從10多年前便開始在企業內實施信息化、自動化與工業化融合,運用ERP(企業資源計劃)、MES(制造執行系統)和PLM(產品生命周期管理)等互聯網思維和計算機技術,進入了“+互聯網”階段,現在應當向“互聯網+”進一步發展。

    國內對互聯網思維有爭議

    近年來,互聯網思維既在中國流行,又爭議不斷。這是因為,雖然人人都在說“互聯網+”“大數據”等概念,但都不能明確給其下定義。互聯網應用于各個行業有不同的效果、不同的深度,因而,各人的理解和詮釋也就不同,甚至有的進入了誤區。

    例如,在鋼鐵行業,鋼貿商對鋼鐵電商平臺是“又愛又恨”。所謂“愛”,指的是鋼貿商也通過電商平臺買賣一些鋼材;所謂“恨”,指的是電商平臺目前低價銷售,對鋼貿商形成了沖擊。有的鋼貿商認為,在市場需求低迷的形勢下,鋼價已經跌至20年來的新低,再多的電商平臺也無濟于事。不過,也有人認為,電商可以有效消除鋼鐵流通過程中的信息不對稱,具有很大的優勢。

    又如,有人把互聯網思維詮釋為重視用戶、重視把各種要素有機結合,要實現各種溝通的零距離、降低交易成本等。但這些思維其實是今天所有產業要成功都必須具備的,也是基本的管理思維,并不一定要戴上“互聯網”的帽子。

    所以有人認為,互聯網是傳統產業轉型的利器,而不是神器。這種觀點進一步暗示:企業的確有必要利用互聯網工具,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更新組織和經營形態,但是沒有必要將互聯網思維“神化”。如國內有的金屬流通行業的大型企業就坦言,對于鋼鐵電商而言,互聯網只是手段而非本質。對此,有專家將其與互聯網的關系歸納為“+互聯網”,而不是“互聯網+”。

    互聯網思維下“+互聯網”與“互聯網+”的區別在哪里?

    互聯網思維在國內非常火爆,甚至出現了“恐慌性崇拜”。然而,究竟有多少人真正了解或懂得了“互聯網思維”的內涵呢?

    如果說“互聯網+”是互聯網向商業、醫藥、金融業、傳媒等產業由“新”向“舊”的突入式地擴張和整合,那么“+互聯網”則是傳統行業以既有的業務為基礎,利用互聯網技術和理念,提高為用戶服務的質量和效率的順勢創新。

    這種觀念上的區別,使得互聯網與實體經濟的關系也似乎是“兩張皮”。例如,僅從刺激信息消費的作用來看,通過電子商務改造流通模式,或不難推動內需外需的增長。然而,有些流通企業的體制創新卻沒有因此有大的突破。目前,國內傳統企業引入互聯網思維和技術,多是“+互聯網”形式。例如,有的鋼貿商就采用“實體店+互聯網營銷”。從發展階段來看,企業須要從“+互聯網”向“互聯網+”轉變。因為如果不能通過互聯網技術改造傳統產業的生產模式,實現經濟增長方式的轉型,進而提振不景氣的經濟形勢,則互聯網的作用并沒有真正發揮到極致。而這正是現在我們不僅主張著眼于互聯網,而且還更多地注重于“互聯網+”的關鍵之所在。

    由此,德國高度重視的工業4.0,美國特別倡導的工業互聯網,日本重點關注的科技工業聯盟,均說明“互聯網+”的新技術優勢、體制機制創新優勢以及包括資金激活在內的優勢,一旦和傳統產業既有的存量優勢融合起來,勢必更容易產生爆發性增長。

    在美國,互聯網及相關產業在其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已經達到甚至超過50%。相比之下,我國的互聯網水平與發達國家相差至少10年以上。在國際電信聯盟(ITU)發布的2014年《衡量信息社會報告》里,中國ICT水平排名僅第86位。一些傳統業務公司雖然貼上了互聯網或“互聯網+”的標簽,但技術創新能力不高,鋼鐵行業包括鋼管業在內的多數企業,除了開展電子商務之類的互聯網交易之外,很少有“互聯網+”的拓展。因此,加深對互聯網的認識是當務之急,是鋼管企業發展的戰略性問題。

    “互聯網+”未來空間無限

    李克強總理稍早時候在福建省考察時說,“互聯網+”未知遠大于已知,未來空間無限。那么,如何拓展“互聯網+”未來的空間?中國互聯網水平與歐美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差距何在?如何迎頭趕上?

    從“已知”來看,目前,國內移動互聯網的熱情集中在對原有生產力資源的消費上,比如2013年以來最時髦的O2O模式(“線上線下聯動”,即線下看商品,線上采購),相當于把現代生活方式(打車、訂餐、旅游、購物、訂機票、訂車票、買房、租房……)的各個方面在互聯網上走一遍,但這些都是在現代基礎設施上疊加信息網絡互聯互通的服務完善,其弱點是對基礎設施的改變不足。國內有的鋼貿商也認為,鋼鐵電商不可能改變鋼材市場的供需關系,僅僅是改變了鋼鐵流通而已。這種做法只能歸為“+互聯網”。

    從“未知”來看,真正有生命力、可以不斷自我“進化”的互聯網系統,是要把工業時代的規模經濟優點,和網絡時代的互聯互通優點有機結合在一起的,這樣的系統在生產力、生產關系、財富分配、社會階層流動上都具有正循環效應。舉例來說,剛剛起步的鋼鐵電商已經察覺到,鋼材不同于一般可用快件遞送的生活日用品,還沒有一個好的盈利模式。迄今為止,全球還沒有一家成功的鋼鐵電商平臺。這也引發了鋼鐵電商發展模式的百花齊放。再如,有光伏產業鏈公司擬涉足“互聯網+”,打通智能發電(光伏電站)、能量采集(電表)、能耗分析(用電管理系統)、能源管理(儲能、充電站運營、合同能源管理)等各個環節,通過云計算、大數據將新能源電站與互聯網有機融為一體,構成完整的能源互聯網產業鏈。

    總之,目前各個行業都在探索與互聯網相融合,但都處于摸索階段,還有很多“未知”。

    中國鋼管業如何擁抱互聯網

    中國鋼管業擁抱互聯網時代的路線圖:由“+互聯網”到“互聯網+”的嬗變。

    如同國內對互聯網思維存在爭議那樣,中國鋼管業對此也存在認識上的誤區。如有觀點認為,“中國制造2025”主要適用于機械制造行業;“互聯網+”使鋼管企業信息都暴露在網上,企業會泄密等。

    實際上,互聯網思維的本質就是信息化和工業化融合,我國鋼管行業實現信息化、自動化的骨干企業已經有不少,只不過按照互聯網發展趨勢,要進行補充完善。然而,有些企業還處在半自動化階段,不要說離工業4.0很遠,連3.0都達不到,因而要“補課”。否則,有“互聯網+”,也就有“互聯網-”,不思進取、不求上進的企業必將被“互聯網-”即互聯網浪潮所淘汰掉。

    互聯網一方面需要極深的產業技術支持,另一方面又能促進產業技術的進步。O2O企業已經認識到,要利用自身系統的技術優勢,設計引入“分布式電商”,以ERP系統為基礎與線下超市進行深度融合。其實,多年前許多鋼管企業早已實施了ERP。

    應當看到,鋼管互聯網與一般廣義概念的互聯網有共性的一面,即追求通用網絡的實現;而制造業包括鋼管互聯網還有個性的一面,即堅持追求專業自治系統的建立,形成了專業性和結構復雜性的思維運勢。

    舉例來說,為了解決制造企業生產計劃的適應性以及增加底層生產過程的信息流動,美國先進制造研究機構ARM提出了“現代制造執行系統”,重點解決車間生產問題,即MES系統(MES是ManufacturingExecutionSystem的縮寫,定義為位于上層的計劃管理系統與底層的工業控制之間的面向車間層的管理信息系統)。美國MES系統在我國一些鋼管企業中如寶鋼和寶雞鋼管等實施約有十多年了,構成了鋼管企業內部信息網絡(4級或3級)的核心部分。其中,寶雞鋼管目前在焊管車間生產線已經實現了全線每個工序可視化自動監控,從管理層電腦和領導層手機聯網,進入了“+互聯網”階段。

    現在,鋼管企業順應“互聯網+”的趨勢,將ERP、MES系統和PLM有機結合,應用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互聯網工具,將上下游相關行業企業的信息系統聯接,在10年內基本完善網絡化、智能化、服務化、協同化的“互聯網+”鋼管產業生態體系。在現階段,由“鋼管+互聯網”向“互聯網+鋼管”嬗變是一個必然趨勢。

    需要指出的是,大數據的建立需要鋼管行業不斷搜集、整理和更新,要成為數據庫有一個較長期的積累過程。

    要有互聯網思維,也要有產業思維

    中國傳統產業,包括鋼管業在內,亟需創新升級。這樣才能避免陷入對低成本發展中國家與高科技發達國家都喪失競爭優勢的窘境。創新需要互聯網新思維,重視互聯網很重要,但不應導致人們忽視基礎產業。

    “互聯網+”是將虛擬生產與現實生產相結合,實現勞動者、機器、信息、技術等生產要素更好地連接。這些新思維的主要著眼點與發力點仍然是產業,是利用新技術、新工具來升級產業,包括升級裝備水平和產品質量以及企業組織形態,產業仍然是根本所在。

    然而,基礎科技研發時間長,充滿了不確定性,一旦成功又有很強的實用性。因此,產業升級又和教育與科研領域的對接有關。這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政府需要有嚴謹的產業思維和產業戰略、科技戰略,在基礎產業和高新產業之間須有合理的分工。要扎扎實實地發展基礎制造產業,包括鋼管業在內的鋼鐵等基礎產業。
上一條:鋼鐵產業困局如何化解?
下一條:乾億金屬制品精密鋼管生產近期排產計劃
百变王牌投注技巧